Einmal ist keinmal

连接与共享

连接与共享

无论是2011年火热的VC投资市场之一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开发,还是处于发展初期的AR扩增实景市场的诸如Xbox360 kinect产品热卖,或者是各种smart phone与各种pad产品的爆发性增长——有人试图把2010年称为平板电脑元年——这些无不预示着将来某个十年二十年互联网发展的新方向...(阅读全文)

年轻是一种品质,而不是数量。

年轻是一种品质,而不是数量。

眼睛是个挺古怪的筛子,在互联网上,鼠标则代替了眼睛的功能。记得我第一次看到鼠标热点这种统计软件,不停的刷新统计数据的时候,我好奇人们为什么来到我的网站,为什么喜欢点击这个链接而不是那个按钮。 在分析很多问题的时候,我倾向于把问题想的很复杂,比如最近我...(阅读全文)

经过这次,有人失去了一切,而登协是你的了

经过这次,有人失去了一切,而登协是你的了

最近复旦登山协会发生了一件事情:几个大学生跑去没人的地方爬山,困在山上被人救了,但是因为这事儿一位警察殉职。本来是个让人十分惋惜的事故,可是由于复旦学子的一些行为和话语,大家纷纷开始讨论起来。 这次我先不写自己的观点,让我们先来看看各方面是什么态度:...(阅读全文)

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

昨晚和MM见面~聊了很多关于她现在生活的故事。毕业是一个不高不低的门槛,过了这个门槛,大家都准备或者被准备遇到该遇见的人,过各自快乐和不快乐的生活,当然也包括遇到新的朋友,新的爱情,新的婚姻和亲情。 一段六年的感情,对女孩子来说不外乎是难以割舍的身体和...(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爱饭否

我为什么爱饭否

大陆的互联网环境一直不是很好,从2008年开始更是急转而下,在这种环境里,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是不可能出现的,天下网站一大抄,今天你抄他,明天我抄你。本质上不公的竞争环境,造就了更加不公的内幕交易。 饭否回归之后,我在街旁看到一句让人倍感温馨的话 —— 可可在饭...(阅读全文)

志愿者变志了吗?

志愿者变志了吗?

开幕式结束次日,我去小西门吃饭,路过看到南方都市报广州版的头条:“开幕式,太棒了!” 我高兴的走过报摊,但是内心和很多人一样,在咒骂这次盛会对我们生活带来的不良影响。当然,在这些人当中也包括志愿者同学们。 前几天在网络上看到一幅照片,拍摄在拥挤的车厢里...(阅读全文)

寻找志愿者!

寻找志愿者!

我一直试图爱上广州这个城市。 就好象爱上一个人一样,得先尝试去了解她。 南方都市数字报制作的《广州城变》系列专题介绍了广州的城市变化,我看完之后很震撼。虽然是短篇视频,但我感觉这种记录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无论对广州,深圳,还是上海北京,对中国所有的城...(阅读全文)

谈谈我对国内web设计行业现状的看法

谈谈我对国内web设计行业现状的看法

手头上在做广州承相公司的网站改版企划,搜资源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提倡中国风设计的网站和社区,忽然心生想法简短的写一下我对国内web设计行业的看法,毕竟连滚带爬混进这个行业两年有多,这番话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人抒发,而一直没打算写出来。 我认为国内web设计行业可以...(阅读全文)

我看360与腾讯之争

我看360与腾讯之争

两节课上完回到宿舍,打开浏览器看到各大社区都在讨论这次的事件:校内首页上一篇讨伐腾讯的声音,豆瓣不断跳出同人作品和腐文,CB上有人义愤填膺地批评两家公司的所作所为,AC上有人抱着认真你就输了的心态孜孜不倦的编造桌面世界美妙纯真的爱情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阅读全文)

为了更多的free time:慢生活的几点建议

为了更多的free time:慢生活的几点建议

这个月素说设计一共参与了四个项目,其中两个项目工作量很大,如何分配时间成了难题,写完广州一家公司的功能需求分析和建议之后,我打算写一篇文章帮助那些饱受效率问题困扰的同学,以便于提高工作效率,积极的面对今后更大的挑战。 我的朋友Doris是个很懒的家伙,和...(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