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走过人生的五分之一

人生是一本大书,我还没走到边上。

母亲生我已有21年,当年今日,恰好是外婆生辰,却成了母亲的受难日。每一个生日,最当感谢的就是她。

尤记起少时生性腼腆,母亲带我上街,路遇亲戚朋友,不敢开口打一声招呼,生怕把刘叔叔叫做张大伯,结果,这个亲戚关系恐惧症到现在也没痊愈。那时还是熟人社会,身边的玩伴好友熟的掉渣,从没把朋友分作三六九等的意识,最怕的还是哪天吵嘴,别人抛来一句“再也不和你玩儿了”,所幸大部分时候,三五天过去却又摸爬滚打在一起,如今这种感觉却再也不复返了。

中国社会的几十年聚变,大概也是从我这代人凸显出来。80后一代尚为车子房子打拼,90后已经初入社会,准备扛起劈头盖脸的责任。幸运的话,我们这代人或许能活到百岁,走过人生的五分之一,好像才起了个头,故事剧情尚未发展到高潮,也难遇见结尾,所以这究竟是怎样一部戏,我也不知道。

我是个幸运的人,不仅要感谢母亲,还要感谢给我以未来的父亲。小时候父亲在矿里做电工,不幸被高压电击中,带病工作好多年,为的仅是在严丝合缝的户籍制度下凿出一个缺口,让我能去深圳参加高考。我不擅感恩,按照大人的话说,做不出真诚的样子来,也从未给父母过一个生日,真是惭愧。也只能好好努力把未来的路走得宽敞平坦,才不能辜负他们的一番照顾吧。

不多说了,下一个五分之一再见!

  1. 宇哥你年级好小啊。相比于你,我们很多人走过了人生的五分之一,但远没有你那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么一说,你也是成功者。

    [回复]

    Hanyinyan 回复:

    你才知道他年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