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谈谈城市设计的开源化

最近深圳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成立了一个新组织: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Shenzhen Center for Design,以下简称SCD),并在各大设计圈贴出了5万元悬赏SCD logo的竞赛公告。悬赏LOGO并不是个新鲜事,比起这个我对SCD本身更感兴趣。

田中一兴在《设计的觉醒》一书中谈到:“设计的功能是?设计要让人感受到自己身在何处,对设计思维的存在反思,是设计创新及达到美的境界的必备条件素质。” 借用他的话来说,相比于90年代兴起的企业CI(企业识别系统)热潮来说,政府在设计对社会和城市等软实力上产生的重要性意识明显落后一截。建筑的抄袭和效仿是一个重要的反例,不过相比起这个,城市规划的考究显得注重经济效率而非设计功用,而这种影响一旦变得可怕将是未来十几二十年无法改变的城市规划现实。

城市的设计,除了基本功用的合理分配,还应当需要体现一种内在精神。这种精神,正符合“设计要让人感受到自己身在何处”的标识和暗示作用。城市设计的受众不仅仅包括城市居民,还包括对城市关注的所有群体,从这个角度来说,城市设计应当不仅仅是为了基本功能而设计,还应当为了城市文化的长远发展而设计。

当然,就算是基本功用的设计,在很多城市也未经科学的规划。即便存在规划的城市,也仅是领导班子的单方决断。中国的城市普遍存在拥堵和下水道问题,拥堵和下水道问题中国没有经验,国外发展了一百多年肯定有经验,然而这些城市的“国外考察团”是否借鉴了前车之鉴,抑或是仅仅倚仗着巨额公费周游世界?我们不得而知。

城市设计为什么不能开源?SCD的发起,如同南方科技大学的筹建,是深圳官方协同民间突围传统政策制度的一点星星之火,我不期望他们可以燎原,只愿不会熄灭得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