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给葫芦娃爸爸寄张明信片吧!

小新的爸爸没了,那么多人纪念,葫芦娃的爸爸抑郁了,有谁关心?

最近豆瓣上发起了一个活动,是给上海美影厂的胡老先生发明信片,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这个胡老先生,我想80后90后小时候大概都看过葫芦娃,这位胡进庆老先生正是葫芦娃的作者。有关他的资料,我这里摘录这个帖子的一部分:

聪昨晚来找我,这是她从上海回来第一次跟我见面,balabala讲了很多话,突然她说到她们这次去拜访了很多上海美影厂的老先生们,曾经做出那些多牛比动画的他们,晚年的境遇简直让人心酸,然后提到葫芦娃的导演胡先生,她说她们见到这位先生的那个下午一直在流泪,胡先生患有严重的忧郁症,无法出门,不敢见生人,也不敢说话,他哆哆嗦嗦地活着,见到聪她们这些学动画的年轻人,他竟然连连作揖,卑微地说:未来是你们,你们都是精英,我们已经不行了,未来是你们……当她们要拍胡先生的为数不多手稿时,他连忙捂住说不让拍,这些都是不好的,好的都在厂里,但是他心里明白他的作品不是他的,不是“作者”的,而是属于厂,属于“人民”的,所以在他的家里竟然没有一张定稿的葫芦兄弟,他为自己不能拿出像样的东西来而遗憾和自责。

聪后来听说老先生知道3D的葫芦娃上映很想知道观众的反应,于是跑去上网,其实3D版跟他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还是觉得那是自己作品的延续,结果发现网上骂声一片,老先生特别难过,觉得大家都不喜欢葫芦娃了,聪跟我说着眼圈红了,我也掉下泪来,两人这样对坐着,她说,可是老人家不知道,他们做的那么多那么牛的国产动画,在国外拿了那么多奖,而我们现在根本不会做,比如阿凡提的眼泪怎么做出来的,在动画学院根本没有人教过我们,我们怎么算什么精英?又有什么未来。所以那个下午,她们在胡先生家一边听他说葫芦娃,一边流着泪水,谁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聪拉住我说,你要把胡先生的事情写出来,让大家知道。是呀,大多数时候,我听到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只会跟身边的人说说,我不愿意写出来,我逃避这种思考的痛苦。可是我一想起那位素未谋面的胡老先生,就揪起心来,热泪盈眶,至少我们的童年里有葫芦兄弟存在的,这是我们记忆的一部份。

据说年轻时的胡先生不仅业务好,创作能力强,也曾风流倜傥,是美影厂三大帅哥之一,跳舞极棒,可是现在时代不需要他了,“人民”不需要他了,他只好蜷缩在忧郁症的牢笼中,连曾经潇洒开朗的性格都丢失了,人生的跌宕起伏,年轻的我们又怎么体会,想到这里,还是禁不住脊背发凉,在一个不断否定历史割裂传统的国度里,我们无法左右那些动荡的到来,只能自律罢了。

当时看了这个帖子,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如果大家有时间有兴趣,不妨给这个地址写一封信或者发一份明信片,尽一己之力,给这位老先生致以最高的尊重。

邮编(200042)

上海市静安区万春街63弄35支弄7号504室

胡进庆

已经有好多人写好了的说:

1

来自折耳猫

2

来自强迫症。

p360342243

来自赖子

4

来自黄小源

不知道说什么了。引用赖子的一句话:

爱分很多种,对老人的爱尤其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