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经过这次,有人失去了一切,而登协是你的了

最近复旦登山协会发生了一件事情:几个大学生跑去没人的地方爬山,困在山上被人救了,但是因为这事儿一位警察殉职。本来是个让人十分惋惜的事故,可是由于复旦学子的一些行为和话语,大家纷纷开始讨论起来。

这次我先不写自己的观点,让我们先来看看各方面是什么态度:

(1)“公共品的提供和个人自由的矛盾”

把这个问题提练到公共品的提高和个人自由矛盾层面的学生是ciang (silence)( 信区: FDU_Development,原文标题:Re: 13日下午复旦校方关于复旦学生被困黄山的补充说明;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10年12月14日11:51:01 星期二);这位同学的全文如下:

这件事经过很清楚,我个人认为没有什么可争吵的,还是说一点版面相关内容:
1,安徽历来是复旦的友好省份,有相当多的共建研究院和优质生源,趁这次机会要把以前的关系巩固起来,给以后的进一步发展打基础。因此还是要多带几个院长和系主任去,也可以让人看出诚意来。方式上可以再讨论,但化坏事为好事必然是最终目标,也考验校方的公关水平。

2,这次事件让人看出了复旦在新闻媒体的控制力有所下降,我建议新闻专业的毕业生可以多去一些新民晚报新闻晨报,不要全都集中在文汇报和解放日报里,新民晚报教科卫版可是有一个常年打压复旦的钱姓女记者的,这种晚报的阵地还是要多占领,党报的人数则可以适当减少。目前对复旦效果最好的一篇新闻来自东方早报,就是一名复旦的毕业生的稿子。
这次事件的根本原因在于公共品的提供和个人自由的矛盾,也是中国收入差距扩大必然经过的一个阶段,没有什么可讨论的,在这个版面还是谈论和复旦发展有关的话题为好。只是建议。

这位同学很理性地在分析复旦在这次事件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原因,并给出了一些他认为可以“扭转舆论局势”的建议,并简短的分析了事件的“本质”:他认为这是收入差距夸大必然经过的一个阶段,并没有什么可讨论的。在最后一句话,他认为大家应当在这个版面讨论和复旦发展有关的话题。这最后一句话,仿佛隐含了某种价值取向,而我认为这种价值取向是非常值得探讨的。

这种价值取向,仿佛肯定了以上建议(引导舆论)是有助于复旦发展的,而对复旦的批评与指责是不利于复旦发展的。这个逻辑荒唐地很有趣,我们留在最后来讨论。

(2)“道德是用来要求自己而不是指责他人的”

这一段评价的作者是:奥特曼大战奥巴马 回复日期:2010-12-14 21:44:25
http://www.renren.com/profile.do?id=261255498&from=5&ref=userSearchResult.(备用链接

大家可以自行前往观看那十一条驳论。

我记得这句话同样有人在funshow上对我说过,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那次我让暨大人“丢脸”的事情。这位作者分析地挺冷静,把道德和法律责任划分的很明确,试图逃避“道德责任”——如果这能称得上是确实存在的责任的话。当然,他也根据自己的分析给出了最后应当承担责任的责任人:“整个事件中的最不负责任的表现是警察在找到队伍之后,要求立即下山,这是导致了张宁海警官坠崖最大的原因,而当时的情况完全不适合下撤,做这个决定的人就是最大的责任人。”

显然我不知道他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这又是一个有趣的思维方式。

(3)“经过这次,登协是你的了”

此话出自石翔同学(图片链接),原话为:“好好和赵震他们学学危机公关,经过这次,登协是你的了。” 后边还有一句更让人匪夷所思的话:“你要学着去建立秩序,去控制老人,去协调关系,去利用资源,这是这个协会可以给你的……”

起初看到这句话,以为是混迹职场已久的生意人在聊厚黑学,没想到是两个大学生在谈“危机公关”。如今难道连登山协会这种“没油水”的组织都渗透进官僚之风了吗?或者这个协会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呢?

大学官僚化显然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不过这些年轻学生的思维方式却早先一步“和世界接轨”,尸骨未寒时就考虑起自己的蝇头小利。人在做,天在看。复旦学子说出这样的话,不禁让人心寒。

(4)指责与批评

职责与批评的言论太多,这里我就不转载了。主要集中在尊重生命这个方面,复旦这几个同学的冷漠行为和理性的言论着实激起了许多人对当今社会人性沦陷的失望,以及对官僚大学教育制度的愤慨。真诚和良心再次成为了拷问人性的标志,可惜这一次不比在南京扶起跌到的老太,而更像农夫与蛇的故事,这拷问的代价未免也来得过于沉重。

=======================================

复旦这件事情可以探讨的人性方面太多太多,如人性冷漠,麻木,对生命的不尊重,大学教育和人性教育的丧失,大学官僚对人性格的影响和扭曲,民族主义等等。而在这些方面之中,我觉得两个方面最无可救药,或者换句话说,是我认为最悲观最无法改变的:

(1)缺乏普遍的尊重

无论是大学生,还是批评大学生的人,都缺乏对对方的普遍尊重。换句话说,无论站在什么立场,都要辩论的有礼。我个人并不认为复旦学子有太多的过错,但其无礼之处确实激怒了我。换句话说,如果他们能有礼貌,持尊敬态度处理好这件事情,我认为也无可厚非,因为换是暨南大学登山队,我想大部分暨大人也会奋起反驳(虽然我不会站在暨大这边,但我认为这种思维也很有趣,并值得探究)。大学生作为一个符号群体,仿佛承载了国家和社会的希望,中流砥柱与未来精英的含义。因此大学生在这件问题上不尊重当事人以及社会批评,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社会批评也不尊重大学生。当然,这种不尊重一部分可以被理解为被激怒之后的表现,但我认为大部分对大学生不尊重的言论的确出自他们的内心。但是,只有在双方平等尊重的情况下,才肯能以对话解决问题,化解矛盾。

对人的不尊重,在死亡面前转化为了对生命的不尊重,我认为,复旦某些学生以公权力为借口试图为自己洗脱道德责任的做法是非常可笑的。无论那位警察生前是什么身份,承担的什么义务,一旦生命已逝去,如落叶归根,失去了一切。在你们的蝇头小利面前,生命难道不足以让你们正视和尊重?刺客信条里被杀害的那些官僚恶霸,尽管生前罪恶滔天,将死之时也需要得到宽容和祈祷。你们为利益抛弃信仰和道义,难道不怕遭到道德谴责么?

(2)狭隘的民族主义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扯上民族主义,因为我觉得每一件公众事件的背后,除了利益纠葛还有当事人心态和性格因素会产生影响。

若我们打个比方,这件事情是由暨大登山队引起的,并且那些队员的反应和这次一样。身为暨大人,你会怎么做?你会站在什么立场看待这个问题?你会支持暨大还是批评暨大?

中国有句古话:“家丑不外扬”。仿佛看不见的丑就不存在就可以忽视,我认为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表现之一。固步自封的思维观念,不仅影响着社会科技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影响了为人处世的观念,体现在教育上,尤其是大学教育上,一味维护本校名誉仿佛成了对本校发展的有利方法,因此“危机公关”代替了“人性教育”,成了应急处理的金科玉律,仿佛认为消除了舆论影响就摆平了一切,可笑至极。

人性教育的缺失,我认为也是由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影响。因为民族主义,教育不会将人当作地球人来看待,取而代之的是局限的价值观,是“中国人”的价值观,而不是“世界人”的价值观,久而久之,学生一谈到我要改变世界,回应他的无非是“不切实际的梦想”与“狂妄”此类批评的言论,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活在这个世界中,我们活在“中国”。局限的价值观容易造成“阶级”对立和“阶层”分化,我忽然想起不知谁说的一句话:

“中国不是处在等级社会中,就是走在前往等级社会的路上。”

重构新民族主义,摆脱狭隘的价值观,我认为是中国继富而强的唯一途径。

  1. 好文章,现在看点理性分析,而不是站在某个立场上粗糙地吼叫的文字实属不易。我觉得在被外校人批评本校时不管是非都站在本校一方的人这样做有心理方面的原因,他们害怕失去标识他们身份的荣誉感。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