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社联这件小事

初恋这件小事大家可能都看过,讲的是一个丑女怎么因为爱情变成一个美女,然后和心爱的男孩子在一起的,丑女经过努力也可能变为美女,但是变为美女以后才可能受到帅哥赏识,最后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

丑女怎么勾搭上帅哥,就好象我们这等屁民怎么让社联知道我们的存在和呼声是有意义的一样,如果屁民不能变成有权力的人,或者勾搭上有权力的人,永远会被社联这样的“正式组织”视为渣渣一般的存在。

所以按照这个逻辑,很多人认为我们的呼声是没有用的,社联撤销一个协会,停办一个协会,警告一个协会这件事情就是板上钉钉没辙了。无论我们再怎么纠结多人签名,再怎么分享,再怎么找“理事长”或者“高层”对话,都是无济于事的。

我觉得不然。

下一步还是有玩法的,关键要看我们怎么玩了。

玩游戏之前应该先确定一个明确的目标:我们是要社联退步收回决定呢?还是要从根本上质疑社联存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这两种目标施加的压力不同,难度也不一样。当然,要玩就得玩过瘾,不过可别过把瘾就死。

确定目标之后咱们就要选择玩法,玩法有好多种,20多年前有一帮人的玩法就不太理智,也不太有趣。我们可以玩的更加有趣一点,因为现在有发达的互联网,发达的娱乐技术,发达的想象力和娱乐精神。

如果我们要采用和高层“对话”这种玩法,我觉得很难再玩下去,因为高层不会和你对话,高层要准备期末复习人家很忙呢,高层觉得和我们对话也没任何意义,因为高层本来就没什么权力可言。退一万步说,这种玩法不仅没有乐趣,而且会被人觉得你这个有反动倾向,要颠覆要革命,这样不好,不是好玩法。

我的建议是,要玩的开心,玩的真真切切的开心,不是假开心,不是装的。要用娱乐精神来看待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像做元首视频一样讽刺他们,我们可以把抵制他们的网页做成品牌,我们可以把不合作的标签作为桌面,贴纸,T恤,或者在各个网页都可以分享的小挂件。我们还可以做行为艺术,玩快闪,我们要做的,不是写宣言不是写章程去质疑这种合理和合法性,因为我们没有质疑的权力基础,这种质疑是无声的;我们要做的,是用有趣有新意有话题效应的idea去感染和感动我们周围的人,然后感召他们一起来参加这场游戏。

你看,这比准备期末考试有意思多了吧?哈哈

  1. 因为路过,所以留言了,原来你们学校的社联权力能这么大,我学校的也只是收一下会费而且审核课室申请而且,它还希望我们的社团越多越好呢!另外,你的这种玩的想法我觉得挺不错的,支持!

    [回复]

    Guo Yu 回复:

    @helloC, 我们学校社联的权力确实很大,可以决定一个社团是不是有存在的必要,如果他们觉得有必要可以撤销或者停办一个社团。可怕的是,这些人本身就是学生。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