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毕业季与小人物

毕业季

还是那个大叔,那些食客

深夜食堂第二季开播了,大叔依然是那个大叔,食客依然是那些食客。故事没有什么不同,或感人的,或悲情的,或无奈的,或开心而欢快的,就连主题曲也没有变,依然是铃木常吉的《思ひで》。

在东京,上海,广州和深圳,人们忙碌地生活,而我们忙碌地试图加入他们的队伍,演绎他们的生活,复制他们的成功。这又让我想起小时候,陪外婆去很远很远的乡下教会做礼拜,走两三个小时的田中小道,很多时候路上并没有其他人,我喜欢卷随手摘的叶子试图吹响它,不过没有一次成功过。

那是一种澄净透彻的感觉。就像秋天,叶子落下来,天很干净,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双手插兜里走着,可以一个人,也可以两个人,但不要成群结伙打乱好不容易得来的寂静,也别问什么走着,走去哪里,这些都不是重要的,至少在当下,在那种环境中,享受一下哪怕片刻的心灵上的安宁。

村上春树有一篇小说,叫《再袭面包店》,里边形容了一种“特殊饥饿感”:

“所谓特殊饥饿是怎么回事呢?我可以将其作为一幅画面提示出来:1、乘一叶小艇飘浮在静静的海面上。2、朝下一看,可以窥见水中海底火山的顶。3、海面与那山顶之间似乎没隔很远距离,但准确距离无由得知。4、这是因为海水过于透明,感觉上无法把握远近。”

我现在的感觉,大概如此。

小人物

假设你有一个可以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大人物和小人物,如何选择?

小时候我爱看《格林童话》,里边说到一个故事,一个王国里全是傻子,暂且叫他为傻子王国吧,一天受到入侵,被“文明”给征服了,文明人开始教傻子们写字,算数,经济交易,谋略和欺骗,但他们发现无论怎么教傻子都不会改变,无奈悻悻然放弃教化这帮傻子,攻打其他国家去了。

回到这个问题,一面是内心对事业的渴望与雄心,一面是温暖和睦与幸福的家庭,如何选择?

我不知道,可别问我。

我真的不知道。

对不起

人生来就蒙受苦难,有些人比另一些人遭遇的苦难更多。面对苦难和痛苦,人们永远也无法感同身受。我想感受到你所经历的一切,痛苦,折磨,伤害。也许我只有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才能达到,但这又是另一种对他人的伤害。

无法感受,无法体会,无法理解。这是一个死循环。死循环放大矛盾,一遍遍重复痛苦,折磨,伤害。我并非不理解,并非不体会,并非无法感受,有的时候,我们真正需要的可能只是一剂镇静剂。

如果世界还是正义的,我多么希望用我的痛苦换来你的好运。

愿主保佑善良的人免受伤害。对不起。

  1. 真的好多感受,特别是特殊饥饿的那段,还有小时候在乡下和外婆走在一起,我是和婆婆在仲夏去陪她浇地,我在旁边不知道玩什么,陪着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发出一些小孩子的呜呜依依的声响,现在想起,虽然当时流水声很大,但却觉得那时真的很宁静,宁静到现在回想起,耳边的音乐都可以忽略,空气中只有那时知了鸣叫的声响。。。

    [回复]

  2. 恩~喜欢这篇多点~写的生活些,可能是因为我也有这样的经历有这样的思考过,也可能是因为我本身就没有什么理性的思维~看你的文章能学到好多知识,O(∩_∩)O谢谢

    [回复]

    Guo Yu 回复:

    @千慧的世界只有辩论和审计, 最近很少写有生活气息的文章了 T^T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