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有缘人会再相逢

四年爱恨,定格只此一瞬,世事酸甜苦辣,尚未能尽尝。不敢料想诸位的人生,十年之后如何,二十年之后又如何?

初三离别赠言时,班里的女孩子们特别喜欢各式各样的同学录,我虽然并不是个讨人厌的孩子,却对这种东西反感的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只为当初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写了一页纸,字迹潦草的一页同学录,即便现在放在面前,恐怕也看不出是一封深藏浅浅爱慕的表白信。

毕业这个季节,通常伴有爱情的发生或结束,这是一场见证爱情的仪式:有些人结束了大学四年的爱情长跑,有些人直到毕业酒会才发现彼此相爱。离别的日子里,最常见到的就是拥抱,熟悉的人的拥抱,不熟悉的人的拥抱。感情宛如一阵季风:廉价,卑微却令人动容。

这阵季风吹的人心里痒,却无所适从。面对这些令人动容的感情,我们不得不端起友谊的酒杯醉到天明,我们不得不筹划一些疯狂的事情,我们不得不通宵达旦,抓住大学享乐生活的尾巴。对一些人来说,这却仅是开始,享乐这种技能,会深深镌刻在小小的心灵里,腐蚀这一切交流与沟通所本该蕴含的深层意义。

不需为纪念而纪念,而寻求这一切本该如何,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没有入学,没有休学,没有毕业。这是人生的大学,是真正大而无当的知识与智慧。在这个社会中,人们不喜欢无用的知识,更有借鉴意义的功利主义却更占据人心。在一个没有大学精神的大学毕业,有何纪念之处呢?

这当然是废话,没有人会期待这个学校给予我们什么令人钦羡的特质。我们来到这里,遇上你我他,这就当是一个美好的故事。人在凡世中相遇相知,这是最值得纪念的感情。但我却并不爱纪念这个词本身:因人们只有当失去或即将失去某些东西的时候,才会唤醒内心对纪念这个词语的深刻认识,而它似乎无时无刻在提醒着你马上会失去他们,他们的生命是有期限的,你与他们的相遇是有缘尽时的。纪念是一个残酷的说法,我们并没有否定这段感情的实在与珍贵,但却无力保持这感情的持久与美好。这正是纪念的残酷之处。

我更相信,有缘人终会再相逢。这并不是某种承诺,更不是某种约束,这种美好的念想为一些故事附上了无尽的迷思,我们永远无法了解一个人,更无法了解一个人的生命终会走向何方。也就是说,每一段相遇都是不可知而不可预的。在这些故事的背后,我们不能期望故事的主人公永远具有鲜活的生命力,也无法保证自己始终如一般陈恳的演出,更不能指望台下有哪怕那么一个真诚的听众为你鼓掌。这一切我们为自己而演,这是有缘人的故事,美好而单纯地没有一丝瑕疵。

既然无可预知,或也无法控制,今夕的拥抱与临别,未曾断定恋情的结束。明日的牵手与盟誓,却似乎也无法缘定一生。若我们保有再相聚的念想,这世界上也就不存在无法跨越的障碍与隔膜。亲情也好,友情也好,爱情也好,得之有幸,失之也并无不可。如此这般,缘分就不会成为你我的负担,而是这世界真正美妙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