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暴力运动会

深圳大运会标徽

我现在生活在杭州与广州之间,不时回一趟深圳的家,除了亲人,我和这个城市里的朋友联络也渐少,这些天看到网络和电视上的深圳,完全不是熟悉中的样子,个人奋斗的梦想在逐渐消亡,深圳将变得和其他城市无异。

驱逐所谓高危人群,禁止运动会期间农民工讨薪,为了安保工作撤离开幕式场馆周边住户,南山交警为了工作不顾早产儿。这些新闻一个一个给深圳大运会套上冷暴力的帽子,我看不到人性的光辉,平等的竞技,自由的深圳精神与市民社会,我看到的是一架权力机器正织造一幕华丽的舞台,集体主义暴力在张牙舞爪伸进每个人的大脑触动他们自豪和骄傲的神经。

为什么这样的深圳值得你们骄傲?这个next to HK的城市,赚足了面子,丢掉了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