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拟物设计与交互范式浅谈

人类创造工具,最初是以模仿自然的方式开端,逐渐形成了自身的设计规范,我们通过教育形成美学偏见,潜在地影响了许多代人的审美情趣和价值判断。

近期windows phone 7 所引导的metro UI 在互联网上流行开,这种以色块铺陈和简约直观的设计理念为主的设计风格头一次如此明显地与移动操作系统结合的这般紧密。wp代表的是一种可能的未来设计方向,这种风格是否会影响到其他互联网产品呢?

andorid 是一个看起来“松散”的操作系统,许多厂商和第三方机构都在为andorid 控制不严格的UI系统做深度定制,htc sense,MIUI 是为数不多的成功者,这让android更像一个实验性的UI平台,各种风格的UI系统都可以在其上得到展示。wp7多少也影响了android原生UI的发展之路,但刚刚发布的新版本UI似乎并没有引起极好的反响。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apple的设计风格,起初会发现对于极度简约的严格控制几乎达到了苛刻的程度,工业设计师设计出无可挑剔的一体成形铝合金机身,超薄的iphone框架,简约得似乎不带任何非必要装饰的机体,但当我们开始使用它时,却会发现这是一款亲密无间的设备,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iOS的UI设计并没有像mac air或者iphone4的外形设计那么简约。

一张来自mac osx的联系人应用截图

这是一张来自mac osx 联系人应用的截图。从联系人应用的界面设计来看,apple的设计师并没有采用极度简约的设计风格,阴影,书页,书签与翻页动画的设计都在模仿现实中的真实笔记本。这种设计风格称为“拟物设计”。

这里引出一个问题,在极度简约设计与拟物设计中,哪种道路将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也许这个问题过于极端,在一些情况下——比如apple的产品中——这两种设计风格并存,达到一种合适的平衡状态,拟物设计所带来的亲切感使用户学习的成本降低,具有亲切感的产品仿佛在提醒用户:“自然而然的根据经验去做就行了”。

拟物的设计范式被广泛的使用在apple产品的界面设计中,比如图标设计(keynotes,pages,字典,设置,终端等等),也被广泛的应用在内置应用的交互方式上,比如翻页效果,快速启动界面中的滑动效果等等。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更倾向于同时具有亲切感的简约设计,而非单纯以色块呈现功能区域的windows phone 7 那种类型的极度简约设计,但有些设计师并不那么认同apple的拟物设计思维,甚至有人觉得,“在这些理性的,经济的,简洁的硬件设计当中,被塞入了越来越多界面设计很幼稚的App”(原文参见《Apple’s aesthetic dichotomy》)

但是,设计所追求的简洁的美感,说到底不是为了用户更方便而自然地使用这些产品而存在的吗?

MUJI 可能更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在泡沫经济中走出的实用杂货品牌无印良品追求的简约实用的风格与现今界面设计的发展方向不谋而合。但很少有人认为MIJI的产品很难使用,或者没有亲近感。田中一兴在《设计的觉醒》里说道这种设计风格来源于麒麟发泡啤酒的包装设计,自然,原始,朴素,将使用文字传达的信息采用不同质感的质料来传达,MUJI达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平衡,这种平衡也许使用在web界面设计或者产品设计中也同样有效。

如果平衡简约美感与易用度?设计师需要回答的问题可能并非这么简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