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我要抛弃掉以前的自己

感觉是一种难以寻觅的东西。

我不是第一次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不是来源于社会,不是家庭,不是事业和前程,是内心对爱的拷问。面对外在压力我可以保守原则,坚持自我。但我想这一次我不会了,我可以选择一开始不愿选择的那条路,我不想一如既往的坚守所谓的原则,我不想等待,我应该去追逐。一切价值观不再是那么高高在上,那么神圣。这是一场游戏。

苦心维护的价值观瞬间瓦解。否定掉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 想都没有想过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我,如今被你改变了。

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