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林夕的富士山

林夕 富士山下

拦路雨偏似雪花 饮泣的你冻吗 这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
连掉了迹也不怕 怎么始终牵挂 苦心选中今天想车你回家
原谅我不再送花 伤口应要结疤 花瓣铺满心里坟场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终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价

情人节不要说穿 只敢抚你发端 这种姿态可会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车里取暖 应该怎么规劝 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
人活到几岁算短 失恋只有更短 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樱花开了几转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 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你还嫌不够 我把这陈年风褛 送赠你解咒

冬日的午夜,一遍又一遍听着陈奕迅沧桑的声音,眼角在不知不觉之间润湿……

冷雨夜,你在寒风中哭泣,扑面的雨滴让人觉得如飘雪时严寒。冻吗?望着这件熟悉的风褛,衣襟已经磨破了、掉色了,你却依然没有舍弃。为什么不忘了我呢?还希望能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能够共渡归途。

相顾无言,还是我先开口吧。原谅我不再送花吧!已经过去了,曾经的伤痛即使留下疤痕也要愈合了,何必再拿起“匕首”一点一点的再划开呢?花束纵然美丽,褪尽铅华之后,只有凋零的花瓣,洒落在早已掩埋的过去的墓碑前,就会再次勾起那份回忆。我不是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何苦非我不嫁呢?我们不能在烈火中永生,也没有凤凰涅磐的能耐,熊熊大火终将吞噬我们。这就是你所期待的这一天,值得为之付出吗?

还有更多的话想对你讲,但是我不可以。只能轻抚你的秀发,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太绝情了,会否心酸。车窗外寒风凛烈,到你家了,你却不愿离开。该怎么跟你说呢?你为何要这样放弃自己的生命呢?在你划破双手的那一瞬,你会痛,我也心痛。为了我这么个负心之人值得吗?

人生于世,岁月几何?没有人不感概生命苦短,那失恋的痛不是更短吗?尽管没有人知道康复的路有几长。忘却属于我们的悲欢离合吧,樱花又开又谢已经不知几个轮回了,属于我们的东京之旅早已湮没于岁月中,仿如生命般遥远。

我们都是凡人。即便我能用双手把你紧紧抱拥,我还是我,你仍是你,我们不完全属于对方。人真是犯贱,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然后才会明白如何维系属于我们的感情。那次的东京之旅,我们挽手走在雪地中,那是多么幸福的一段时光。你为什么要因此哭泣呢?我们都喜欢富士山的美景,可是我们无法把她搬回家,那又有什么呢?只要走近她,就能够看见这份美景。“其实,你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过去。爱情也如此,逛过就已经足够。”

悲伤是什么呢?触不到的。既然这样,何不把它当成虚构的存在,淡忘呢。前尘已逝,放下吧。也许在下一个街角,你会找到那个他,而我会从你的记忆里故去。

如果你真的不愿忘记我,我不如把这件陈年风褛送给你吧,看见它就是看见我。

无比伤感的第一人称角度,仿佛身处其中,为女子的痴情而感慨,教人如何不肝肠寸断,为男子的理性而赞叹,教人如何不细细思量、思量……

转载自:http://blog.renren.com/share/249254286/3065814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