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我为什么爱饭否

大陆的互联网环境一直不是很好,从2008年开始更是急转而下,在这种环境里,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是不可能出现的,天下网站一大抄,今天你抄他,明天我抄你。本质上不公的竞争环境,造就了更加不公的内幕交易。

饭否回归之后,我在街旁看到一句让人倍感温馨的话 —— 可可在饭否签到:“我回家了。”

很多没玩过饭否的同学表示不理解饭否老用户对这个网站的感情为什么这么深,其实讨论这种话题的文章早在饭否“被关闭”数月之后就有人写过了。饭否的确是一个用户黏度非常高的网站,不过,这个网站的黏性不体现在拥有现实基础的人际关系(例如新浪微博,人人网,和QQ),而是在于其背后承载的历史和包容的精神。

从这个角度来说,饭否是国内抄袭Twitter的网站中精神内核抄袭的最完整的。

作为国内第一个微博客,王兴对饭否管理模式的借鉴显然没有认识到“中国国情”,以至于饭否在诸多特大新闻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媒介作用,或许我倾向认为王兴在饭否成立初期故意不屏蔽某些关键词以验证微博客在国内是否能起到twitter在美国起到的作用。但实际上的情况是,当饭否意识到自己应当开始屏蔽某些关键词的时候,这个网站离“被关闭”已经不远了。

说道饭否背后承载的历史,虽然饭否在中国历史上也就短短两年有余,但在中国互联网十几年的历史上占据着非常重要的部分。南都周刊对饭否的被死亡有着详尽的评论,饭否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承担了独特的媒介角度,在新疆事件,奥巴马竞选,伊朗抗议运动,迈克尔·杰克逊逝世,央视大火,石首群体性事件等新闻事件中承担了非常重要的媒介角色。我还依稀记得,暨大前几年珠海校区一位师兄不幸在日月湖溺水身亡的事件中,我在饭否也进行了直播的报道。

有人曾言:在中国,微博客最大的价值是快捷自由的信息,但这也是他的致命软肋。

现在饭否回归了,无数人不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个网站存在,甚至一些饭否的老用户也提出了质疑:“这不会是一个阉割版的饭否吧?”我想,答案是肯定的。现在中国的微博客环境,俨然成为了社交网络的改版,换句话说,只不过是即博客时代,社交网络时代(SNS)之后的另一个临时性替代品。但是,微博客的真正意义不在于此。没有自由的信息交流,微博客只能沦为社交的牺牲品,沦为无意义信息的牺牲品,沦为国家统治强权的牺牲品。

我爱有态度的饭否。可是曾经在饭否上侃侃而谈的意见领袖们,尚能饭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