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志愿者变志了吗?

开幕式结束次日,我去小西门吃饭,路过看到南方都市报广州版的头条:“开幕式,太棒了!”

我高兴的走过报摊,但是内心和很多人一样,在咒骂这次盛会对我们生活带来的不良影响。当然,在这些人当中也包括志愿者同学们。

前几天在网络上看到一幅照片,拍摄在拥挤的车厢里,一个年轻的广州亚运会志愿者“霸占”着座位而没有“理所应当”地让位给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这张照片很快在各大社区和QQ群里传开了,大家纷纷义愤填膺地维护道义,火热的展开辩论。

这件事情让我想到了范跑跑,这个逐渐在公众视野暗淡下去的“人民教师”。当然我也联想到其他一些事情,比如芮成钢向奥巴马提问,半个月前我在素质教育讲坛不礼貌的行为等等。我根据直觉把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而是这些事情从或大或小的很多角度窥探出中国人的性格。

对待那位志愿者的行为我的看法是非常矛盾的。站在志愿者的立场反驳的意见已经有很多,具体的评论大家可以去看这条围脖,站在抱小孩少妇的角度的支持者则更多,他们理所当然地把道德要求强加在别人身上,认为这是极度不道德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志愿者要比普通人站在更高的道德层面被批判呢?这事换作是任何一个其他人不让座,也不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论,而会被理所当然认为是无可厚非的经常发生的事情被麻木被遗忘。

这才是我想讨论的问题,志愿者变志了吗?

我有个志愿者朋友,他从另一个角度给出了看法,他觉得志愿者那么多,难免会有一些“害群之马”。话句话说,这些人本身是“无志”的。我是个对现实比较悲观,但对未来比较乐观的人,所以我的看法较这位同学而言要更加极端,我认为大部分志愿者是“无志”的。

举个例子,很久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讨论为什么人要想他人给予施舍和帮助,隐藏在人内心的根本动机是什么?是帮助他人得来的幸福感吗?或是其他什么东西?

很可能,这种被我们认为纯粹的帮助。实际上是内心功利的诉求。

哦,对不起。我太过于理想主义了。我想表达的实际上是,从我们开始选择做志愿者,担负起因此带来的责任并为此收益时,大部分人已经变质了。从我们开始选择顺从制度每次听讲座盖章滴卡获得学分时,大部分人已经变质了。

这就是人性冷漠,无可救药,无法抗拒考验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