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学生有脑将不能申请助学金

最近新京报报道了一篇文章,内容讲的大概是某省教育厅最近下达了红头文件,指示大学生申请助学金及奖学金的条件,让我突然想起某政协主席曾说的话: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

学生有脑将不能申请助学金

看来大学生们——尤其是家境不好,生活贫穷,想要申请助学贷款或者助学金的同学们——得公布自个儿的财产了,当然,光是公布财产还不够,还得公布月收入支出明细,包括用于饮食,出行,购买书籍和衣物等等的支出,最好提供这些支出的有效凭据,比如去食堂刷卡打饭要求大妈提供发票,以便于上级领导干部审查分级,月支出200元-500元者一级,月支出500元到800元者一级,800元以上者另分一级,这样大学助学金和助学贷款的管理就方便多啦。

在中国的大学里,我不得不承认申请助学金和助学贷款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我身边的同学就有家境不是很好但并不愿意申请助学金和助学贷款的例子,作为一名“贫困生”,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助学贷款和助学金和真正需要这些钱的学生们中间为什么隔了一道隐形的屏障?

在我看来,校方在处理家境贫困的学生问题中方式过于粗暴和单一,当然,这是许多中国官僚存在的问题,无论是用一台电脑——请注意,在这里,并没有指定是什么配置的电脑,acer和神舟算,apple也算——作为反映学生家境的条件,还是用上文所述的月支出和月收入来作为反映的条件,都并不是最合理的。

或者这样说,作为一所高等学府,使用单一的经济收入将学生分成几等(并且,这种经济收入是基于学生家庭背景的前提之下),这本身就不是一种人本主义的援助精神。更有甚者,将学生贫困与否与是否拥有电脑联系起来作为标准和依据,这样的做法,难道真是为了公布学生财产做铺垫?

电脑作为一种通讯工具也罢,娱乐工具也罢,它的意义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巨大的。互联网使许多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沟通了世界各地的信息,形成了个人媒体产业,每时每刻它都产生着巨大的信息量,使得在现代社会,获取信息,处理信息,分析信息的能力越来越获得重视。某教育厅的这种分类法,仿佛将这扇大门向贫困学生无情的关上,正如他cnbeta网友rafi所说的一样:

电脑还真挺重要的。要写论文,要做PPT,语言专业��要做听力……我们学校就有一些贫困生通过勤工俭学什么的攒下来的钱买个不贵的电脑,我觉得这无可厚非呀。这种政策就是让有钱的更有钱,没钱的更没钱。@rafi

政治学有言,政策的指定不仅要考虑到成效,还要考虑到政策本身带来的政治成本。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中,大学教育多多少少被当作政治改革的牺牲品来对待,单从扶助家境贫困的学生来说,作为校方,能做的事情并不是应该宣传资金多么多么有限,贫困学生群体多么庞大,从而我们应该将贫困分级云云。如果一纸红头文件能改善教育状况,为什么日本在二战后一年又一年增加教育经费,将超过中国几十倍的经费投入到大学教育事业中呢?

长此以往,恐怕将不再是有电脑将不能申请助学金,而是有脑将不能申请助学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