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大学因小而美

2008年9月我坐车从深圳的家出发前往暨大珠海校区报道,路过中山大学珠海校区的时候,被那排山倒海状的教学楼震慑住了,后来,从一位同学口中得知那是“全亚洲最长的教学楼”。

前几天看刘道玉先生所著《中国高校之殇》,又想起这个可笑的故事,才发现中国大学,无论重点非重点,南方还是北方,古老的还是年轻的,仿佛有一种通病,这种病上个世纪许多国有企业也得过,除却敏感的行政体制不谈,这病或许出现在审美观念上。

什么是审美观念呢?就好象为什么中国人不理解Facebook的CEO Mark身价千万却找了一个貌不惊人的华人女友,中国的大学校长估计也不怎么理解哈佛放着每年将近四百亿美元的预算不拿来修缮办公室和建设豪华校园一样。中国的大学,好像一个个春心萌动但不会化妆的青涩少女,邯郸学步,东施效颦。

大学的审美挂念,说到底是大学“第一把手”的审美观念,追求高,大,全,是当今大学普遍的美学态度,更大的学校园区,更多的招生人数,更多的博士硕士点,更多的论文发表,殊不知产生了更多的国有银行债务,不过不怕,我们的校长说:反正一把手一句话的事儿,多少钱都能一笔勾销。

大学追求的大不仅仅体现在硬件和人员数量上,还体现在文化上,具体的来说,就是各个大学的校训,期望涵盖一切真理,但缺乏自我个性,同质化非常严重,校训是一个学校特色的体现,没有特色的学校,更像官僚养成所和职业培养学院,称不上大学。如果把大学当作一个品牌,请专业的CI公司诊断,恐怕中国没几所大学能正确的被人“识别”。我相信在暨大就读的北方同学深有体会。

我说大学因小而美,如果没有那么多高楼,没有那么多扩招,没有那么多债务,专注于某一个领域,注重学生素质的培养,而不仅是浮于表面,做什么综合测评,本科教育评估,我们的大学,就算照搬蔡元培时期的治学方针,也一定能培养出世界级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