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夜行记 [骑行日记 广州-珠海]

借道G105夜行珠海

上周六晚12点,我从广州暨大出发去珠海,一路途径广州番禺,佛山顺德与中山市至珠海,全程约125公里,次日早10点抵达暨大珠海校区。

深夜骑行是个怪主意,一路上也并未见有同行者,似乎连货运卡车都少的可怜,路途经过之处,所见最多的是三三两两聚集拉客的黑摩的。往往在工业区落魄的厂房门口,熬夜加班的工人偷闲跑出来吃一碗炒米粉,或行至附近网吧沉浸一小会儿的网游,摩的的哥们生意最是忙活,但大部分时候,他们还是躺在风尘扑扑的摩托车上,时而打盹时而瞅我一眼。

没有人属于这里,当空荡荡的街道散去商业的影子,没有人属于这些看似疲惫的夜晚的城市,人们仅仅忙碌,仅仅为了生存而忙碌,甚至在深夜的晚上,抓住那一丝机会——至少夏天来了,晚上凉快着呢。

凌晨,在佛山麦当劳休息和补充体力

行车至番禺大石,途径洛溪大桥南下,一路上已无城市踪影,开始萌现出小镇景色,国道两旁最是多补胎行当,车道是经济的血脉,输送新鲜的血液给沿途几十座小城的毛细血管,尤其在80年代,高速路网尚不发达,路边餐馆与小旅店仍是发家致富的好途径,现在却不同以往,深夜的国道空无一车,很长一段路是我独自骑行,田野里不时传来一阵阵蛙鸣,鸟儿还蜷缩在高树上的巢穴,万物在短暂的夜晚里沉寂。

小镇太有中国特色,两三层的小楼伫立在旷野,房型和外观都没有什么不同,并不能根据屋子本身看出所处的位置,这就显得旅程后半段颇为无聊。人大概是因为无聊才对事物缺乏动力,起码对我来说,重复无聊的事情和学习无聊的知识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在浪费光阴。在无聊的环境中发现有趣是伟大的能力,我尚没有这种能力,只能或自言自语或引吭高歌拉拢飘散的睡意。

还有一种较为简单的方法排解睡意,那就是思考。无目的的思考是轻松而愉快的,我们有许多时间达到某种假设,这些假设甚至彼此矛盾也并无关系,通过自然的推理,超脱本能的判断,我们在夜晚骑行时可以抽离群体中的自我,思考为什么我们会在旅途中,以及这种生活的意义所在。

次日到达暨大珠海校区北门XD

一如日本作家 恩田陆 《夜晚的远足》所言,深夜骑行亦是如此。深夜是独特的环境介质,无力什么活动在深夜进行,都大大不同平日在公开场合的日光下进行的活动所蕴含的意义。人在深夜里是疲倦的,也是兴奋的,深夜无法给人提供理性的判断信息,我们在夜里更像动物而不是人类。

动物敬畏自然,借此他们得以生存和繁衍后代,人类在深夜里回归本态,稍稍收拢一会儿自私而无所畏惧的心,新的一天到来,我们鼓起自以为丰满的羽翼玩儿起文明的现代游戏。值得庆幸的是,这些荒唐无理却无法改变的事实在梦乡里与我们短暂告别,无数的梦填满了夜晚的星空,我相信他们都是美好而纯真无暇的。

无梦的人却不一定不美好,夜晚正缓慢释放白日压抑的性欲望,这是的哥得以招徕生意的上游产业,不光明却无可厚非,她们游走在黑夜,裹着黑丝和齐身小短裙,对街道对面正从工厂区里走出来的一群小伙子暧昧的抛去眼神,总有那么几位年轻气盛经不住此番诱惑,脑补情景若干,便迫不及待双双坐上摩的飞奔到最近的旅店,一番云雨之后方才罢休。

骑行或许也是一种释放压力的过程,为某个目的地,以匀速前进,活塞式重复的运动,没有高潮,缓慢而渐入佳境,直至意识麻木,深深体会到匀速运动才是宇宙之真理,风带走水分,汗液被蒸发而留下盐晶,如此循环往复直至筋疲力尽。一切运动和性都无本质上的不同,和思考也无本质上的不同,他们从身体里抽走某种东西,体液或者思绪,并带来他人无法体会的快感。

旅行也是如此,深夜旅行更接近它的本质:体验世界给予我的,以及一切禀赋失却的快感。

  1. 赞,真想也有一次这样的夜骑体验

    [回复]

    郭宇 回复:

    买辆车一起骑吧 [嘻嘻]

    [回复]

    泽宇LeoYip 回复:

    好啊,你车哪里买的,我开始攒钱,哈哈

    [回复]

    郭宇 回复:

    就在北门那个单车店,也是个淘宝店来的

    Horsley阿黎 回复:

    北门出去左转第一家么

  2. Pingback: 满足、创造、改变。

  3. 你的wp的主題應該是自己設計的對不對? 很漂亮。雖然在管理學院讀書,卻深諳web設計,仔細看博文竟然還騎單車!我和你前後兩條特徵一樣,如今也很想把w3c html css等學會。你實在太強大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