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商业模式与控制力

apple app store

apple的app store很好的控制着应用质量,并给独立开发人员带来丰富收入。

在我刚开始学习设计网页的时候,曾经萌生过设计一个网站,这个网站可以满足上网者几乎所有的需求——或者说,在很大程度上满足某一方面的需求——因为我向来是一个想到就着手做的人,这个网站就是小镇社区。

这个社区本身的设计没有任何优势,除了我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个社区应当是服务大学生群体的,在做小镇社区这个网站的时候,我使用的架构是传统的BBS——discuz——在那之后,还使用过基于discuz的uchome,这些一站式的网络解决方案,让我深信互联网对个人能力的放大程度,以至于我认为只要新建多很多不同城市的BBS社区,就可以坐享其成地获得不菲的流量。

后来,小镇社区失败了。在一篇总结小镇失败经验的文章中,我认识到自己忽略了运营的作用,运营好的本地社区获得了良性发展,例如杭州19楼,广州学生网等等;换句话说,小镇的失败在于没有认识到运营的作用,忽视了社区氛围给社区用户带来的体验。

现在想起来,我除了忽略运营带来的作用意外,更可笑的是简单地以为这种商业模式居然是可行的。

如果我们换种角度看,这种商业模式的控制范围是很强的,也就是说,我不仅期望架设一个平台,更是期望提供一切服务。平台和服务是不同的,平台做的是核心功能,平台的商业模式是开放;服务供应商需要考虑的则是具体服务,具体服务是体现在具体市场下的,有多少种市场就存在多少种服务,甚至服务的数量可能更多。

当然,这世界上有一种成功的强控制力商业模式,这就是apple。不过,就算是apple,也正在逐步开放它的app市场,在广阔的控制范围内保留了一个优质的app生态圈。

如果把市场经济比作黑暗森林(见《三体》),细分的小市场中的各个企业就是黑暗森林中散落各处的文明。控制欲强的企业向外散播文明,文明散播的方式可能是直接控制(直接介入某些市场,比如推出针对这个市场的产品,通过产品开拓新的市场等),间接控制(通过并购,收购,注资或者其他方式使用资本控制某些市场中的某些公司,比如google收购案例,中国中粮等等;另外某些公司采用授权专利或者授权营销的方式推广自己的产品,也属于这种控制方式。)。同一种控制方式可能适合一种市场,但是在另一个相似的市场却不适用。换句话说,商业模式的控制欲因市场而异。

做另外一个假设,我们在设计一种全新的产品,这种产品所在的市场有为数不多的几个竞争者,而且这种产品很可能有很多种变化方式。也就是说,这种产品植入其他市场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面对这样的产品,如何制定合适的商业模式呢?

我们可以采用全部控制的方式,管控生产,物流,销售。我们甚至可以设计产品专卖店控制零售渠道;我们也可以采取部分控制的方式,管控研发,生产,将物流和销售用外包和授权的方式铺开;我们甚至可以采用微型控制的方式,只控制研发,将产品生产,物流,销售都留给市场来做,采取专利授权生产(例如”伟哥”)的方式销售产品。

商业模式的精髓就在于控制——放权的那个度。

每一种商业模式都匹配一个度。这个度的衡量和企业控制的范围有直接的关系。以互联网企业这种特殊的企业为例,一种互联网产品做提供的核心功能是有限的,怎么权衡这种限度,是公司发展层面的宏观问题。我对支付宝比较了解,拿支付宝做的“许愿树”这个产品来举例,这并不是支付宝提供的核心服务,只是基于核心服务衍生的一个产品,这种产品完全可以留给市场来做。但支付宝生活助手,例如充话费,交水电费这样的功能就必须放在控制范围内部,由支付宝自己来做,确保良好的用户体验。

总而言之,没有万能的商业模式,但只要掌握好适合市场的一个控制度,大概顺藤摸瓜也可能找到适合某种产品的商业模式了:)

  1. Pingback: 一个大四老饼的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