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功利主义价值观形成及其他

发这些牢骚之前,本来不想用这么大的一个题目,但也想不到用其他什么题目比较好,反正博客读者并不多,各位感兴趣的话不妨看下去。

说的是功利主义——老外一般叫做享乐主义或者“唯物主义”——主义主义的什么我们见的不少,所以大白话说起来,应该是指的一群人,这么一群人以做事情的目标利益的大小判断做事情的好坏和做事情的必需性。并且,我们特指,存在着对每种事情功利化的标准。

当然,我认为并不是每件事情都可以被功利化,例如读书看电影有的时候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在狭义的利益上来说,并不会带来多大的利益。也许问题的根源出来这里,功利化主义者存在着一种既定的思维模式,对任何事情首先考究动机,其次考究可能或者在预见期可能发生的后果和得到的利益,再进行价值判断。

这个逻辑非常有意思,我们不妨仔细分析分析:

结果导向道德形成“功利主义”价值观?

学过西方哲学史和经济学史的同学们会告诉我这是错误的论断。

没错,但这里所指的功利主义价值观并非西方经济学所指的功利主义流派。

在前边我们尝试定义了中国当下社会存在的功利主义,是一种以考虑目的和利益的前提下加以判断的价值观念,显然并非传统西方功利主义经济学派。

让我们回到一个常规的假设,现在的情况是这样,当我们向暨南大学其他同学介绍未竟读书会的时候,他们一般会问,读书会是做什么的?

有的时候,我们尝试把这种问题理解成读书会平常有什么日常活动或者每年有什么例行活动这样,但实际上我仔细思考之后发现,大部分同学——或者说我所认为的大部分同学——实际上想问的是读书是做什么的?

读书是做什么的?很抱歉,这个问题我回答不来。

读书这一行为,给抱有不同读书态度的人来说,无疑带来的效果不同,在这个例子中,读书这一行为在很多情况下并不带有强烈的目的导向动机——它能为你带来什么?——而是作为一种兴趣爱好所存在。兴趣爱好与目的导向的区别显然存在于这一行为带来的快感是存在于过程还是存在于结果。

考究动机的价值判断基于这样一个价值观:我认为,结果比过程重要(起码在当下)。

让我们以另一种眼光看待问题:不妨称秉承这种逻辑的道德观为结果主义道德观。即:我认为结果比过程重要。

预见利益可能存在的悖论

人类很幸运的寻找到一些自然法则,并称之为不变之真理。我不否定真理存在,但真理尚不应由人类来划分。

比如人无法预见未来?超自然主义者可能并不赞同我的论调。另一个方面,科学家和社会学家们未必也会赞同我的看法:他们认为人类历史是一个螺旋上升结构,时间在不断重复人类社会所发生的事件,而各个时代的科学家们在寻找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和其背后的自然法则。

这是一件好事。但以预见利益这一并不一定成立的前提来判断事物的好坏,在许多情况下,自以为正确的事情未必产生好效果——即便能够产生巨大的效率。

让我们再回到刚才的那个例子,读书作为一个行为,并不存在可以量化的预见利益,由于读书这一行为牵涉到众多不确定变量,我们无法判断一个人在多少天内读多少不同类型的书籍可以增加这个人大脑中多少兆的知识储备,并为其带来多少潜在或者近期可以预见的利益。这听起来有点不切实际是吗?而我认为这既无必要也无意义。

预见利益可能存在的悖论是:预见利益发生与否的几率和机会成本发生的损失的几率即使一个理性人在一些事情的判断上也无法准确预测。

功利主义哲学是不好的吗?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看待这个问题:

1 从结果上来看,人类科学和经济社会的形成以及进步都基于功利主义价值观所支撑的金融体制之上,并且,这种哲学带来的效率增加显而易见,有目共睹。

2 从过程上来看,社会学家也许会说,形而下哲学的发展限制了人类思维,并作为维系当下社会金融奴役的枷锁,在极大程度上限制了社会可能发生的巨大进步。而这种体制必须建立在形而上哲学支持的社会架构中人类社会才可能发生实质性的进步。

而我的看法是,功利主义哲学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是并非所有事情都可以通过上述的三段推论进行判断,换句话说,哲学流派之间应当并存,而非互斥。

正如有人认为怀疑主义是人类思维的坟墓一样,我虽然并不完全赞同这种看法,但怀疑主义确实能让我们暂时放弃一些很重要但并不那么紧急的问题,去讨论更有现实意义的问题。而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就是一个功利主义者。

当然,好与不好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评判标准,实际上许多事情都没有确切的评判标准,在功利主义者或者结果导向的道德持有人来说,社会当中的事情判断只有立场不同,没有绝对正确和绝对错误。在这一点上,我并不认同,因此,我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

这并不矛盾,罗素有言:

须知参次多态,乃是幸福之本源。

  1. 为什么不能用英文回复?
    Books are our friends, so choose them wisely as you would with your friends. Another thing I realized is that the time we can afford for books are finite. Conclusion, read GREAT books and learn from the wise men behind these books. Happy Reading! :-)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