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从国民性格谈当代大学教育

(照片注解:今晚9时40分,河北大学遇难学生陈晓凤的哥哥陈林及父亲陈广乾在陈晓凤遇难之地——河北大学工商学院学生生活区易北超市门口进行祭奠。哥哥陈林脆向所有同学大声呼喊:“我们要真相、我们要公平”“同学们请大家帮帮我们!” )

(turing注:本文标题来自于前田敦子新剧Q10第一集,本文原标题为:“真是那样就好了,大声求助的话,一定有某人来帮助的话,如果这真是人类的规则就好了”)

我和好朋友Doris聊天,曾经说到善恶是非很难判断的问题,她不以为然,觉得“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就是不好的” 如果世界上的规则这么简单,我宁愿相信自己想太多。

我认为这个世界上,社会的制度,经济的制度,只要是关乎于人的制度,存在某些颠扑不破的真理,就好象人生来是追求智慧这样的真理一样。在这些真理中,其中一条是关于社会心态与舆论传播的,学传媒的同学应当了解,它是沉默的螺旋。

人生活在集体中,或多或少受集体意志所支配,难免做出一些非人性的异化行为,历史上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前些日子我看过一篇介绍“国民劣根性”的文章,仔细考究了文化革命中死难者死亡原因和背后深层次的国民性格,这样的角度台湾那位逝去的老者写了很多,当然,和大多数杰出的作品一样,直到他去世,作品才受到大众强烈的关注。

然而三十多年来,政治生活被排除在新时代的人们之外,取而代之的是对金钱和物质的追求,这种追求经由市场调整,并没有一个领袖性质的人物引导和煽动,但国民的心理现状似乎从一个极端跳跃到另一个极端:对不同事物的群体性的盲从和无主见状态,我开始相信中国人真的存在这样一种劣根性,一种千年以来的屈从,漠视,麻木,趋同,缺乏合作的心理特质。

我曾说过,一个社会成熟(或者自信——姝君补充的)的标志是社会的主流群体接受并且包容异见人士以及弱势群体的基本权利,保障弱势群体和少数人的权利社会保障个人自由的表现方式之一,因为每个人都无法判断自己是否会在某时处于弱势或者少数群体之中。但中国人很精明,我们发现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保护自己权益而不用做出牺牲,那就是小心翼翼不成为弱势和少数群体,随时随地站在大多数人那一边。

可见,我们的安全感来自他人,来自群体的整齐划一,来自个人意志的消亡泯灭。但可惜的是,多数人不一定代表真理;可悲的是,多数人的暴政将无法得到制止和追究。

Doris推荐我看Q10,敦子这次的角色完全改变了我对她以前的印象,我觉得这是一部让人为之振奋的电视剧,和很多日本动漫的题材类似,Q10引入了可爱的机器人讽刺人类之间缺乏 合作,信任和帮助 的内心世界。

从西方社会发展的现实状况来看,大学教育(而不是机器人Q10)承载了大部分这样的中介功能,即建立完善的成熟人格,提倡信任,个人权利,和帮助他人的价值观,进而逐步形成包容万象的大学气质和多元化的学术氛围。大学,这一伟大的人类发明,在中国大陆却可惜的沦为阶级统治工具和职业养成所,在这方面,我们能改变的少之又少,相比于期望个人道德的素质提升(通过类似于素质文化讲坛这样的方式),我更倾向于研究合适的大学制度,达成大学对社会的正向外部效应。

南方科技大学是继80年代武汉大学,90年代浙江大学之后又一个新的尝试,希望它将成为我们能为之振奋的Q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