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为什么上海人要说上海话?

如今上海移民数量增多,新上海人可能并不使用上海话(插图:陆志新绘)

当我还小的时候,生活在农村。我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从我们的住处,到最近的县城,要走2个小时,搭车要半小时。江西有很多方言,我们叫她“土话”,我听不懂这些话,但我有很多朋友,每个周末和外婆走几个小时去做礼拜时,我都会去这些朋友家玩儿。

言语是用来交流的。但用来交流的不只有言语,还有表情,手势,动作。文化革命的时候,交流是乏力的,早请示,晚汇报,几个样板戏,再多的动作看过一万遍也能回忆起其中的细枝末节来。但其中传达的信息,却是空洞和单调的,以至于流传至今的伟人颂词,无非就是毛主席万岁这么一句。

有人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番讨论,认为上海人最近说上海话的少了,尤其是孩子们,孩子们接受不到本土的教育,变得不会说上海话,所以我们要保护上海话,比如我们的官员要用上海话来演讲,比如我们的政府要用上海话作为官方语言,比如我们的教育要教授方言等等。这实在是一番绑架思维,语言是依靠人才能生存,不能用来交流的语言自然没有生命力,与其说上海话是一种用来交流的语言,不如说在这种语境下,仿佛是要立法建立一种语言生存的环境,给上海话列一个“上海话保留区”一般,才能让它好好生存下来,不至于在时代的洪流中被淘汰。

交流已经够困难了,上海本土居民的排外氛围还不够浓厚吗?语言这种丰富的工具,都不能让本地居民和外地居民友好的生活在一起,没关系,我们还有动作,还有手势,还有一颗理解彼此的心,但这都是屁话,一个城市的文化如果是包容的,什么语言不能让大家理解呢?如果根本就没有彼此理解的氛围,互相尊重的心态都没有,还谈什么保护语言?

从这个角度去想,保护语言是短视的,语言若能发挥其作用,便不需要人保护。城市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尤其中国的城市,在短时间内接受了大量外来人口,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这些人是不是这个城市的“市民”,但他们居住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城市要在接收外来人口的过程中还能保存自我的文化,这不是一个封闭的议题,而是如何让外来人口融入到本地氛围中的具体政策操作。

我在深圳生活了几年,这个城市没有本土方言,但不同地域的人操着不同口音的普通话,也可以正常沟通,如果说深圳要立法保护一种语言,这无疑是强奸人们自由选择的权利。广州更是如此,我不希望粤语消失,但我更不希望人们为了保护粤语去学粤语,如果事实真变成了那样,粤语的话语权也虚弱的只剩下暴力了。

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上海人为什么要说上海话?上海人的孩子说不说上海话,是上海孩子的选择。对于传统文化,中国人在害怕什么?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给我们的孩子一个文化自由的空间,真的有那么难吗?

(插图:陆志新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