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一个大四老饼的自白

十年后的我

大四的我和初一的我,十年之隔。右边的照片拍摄于初一暑假,从小就不爱拍证件照的我很不情愿得被逼拍下了这张照片。

十年一晃而过,如今仅依稀记得这段时间经历的一些片段,某些人的影像或者改变人生轨迹的只言片语。

如果将我置身与10年之前,我从未想到自己会有机会从事互联网行业的工作,更别提技术种类的工作。今年四月我入职支付宝做实习生以来,但凡有生命圈分享会(一种阿里集团内部的活动形式,以7年为一个象限,向听众分享自己的生命历程),我都会提到自己在高中——尤其是高二下学期到高三——所接触到的好书,以及三个改变我思维方式和人生轨迹的作家:曹文轩,王小波和米兰·昆德拉。曹文轩让我体会到一种与众不同的美,纯粹的美和善良的美,王小波则是反讽,黑色幽默和轻快单纯的浪漫,昆德拉更像严谨的学者,研究小说的艺术,爱情的形式,民族与媚俗。这三人的思维模式,影响并成就了现在的我。

我现在是一个大四老饼。我说这话的口气,好像大四已经脱离了大学生活,成了一种介乎于学生和社会人士的怪异处境。这种处境谈不上糟糕,但也没什么值得享受的。在大家欢乐的时候,我独自一人闷在宿舍写代码;在大家找工作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在空旷的校园里游荡。孤独是可以被享受的,但谁希望享受这种和世界异步的孤独呢?

所以说,作为一个大四老饼,我对大学不但没有眷恋,甚至连基本的怀念都没有多少。这种情况是非常不正常的。在很多年之后,我回头看起自己写的文章,可能会极不情愿的摇摇头叹气,我经历的人生是不完整的。钱理群先生早就说过了,大学要追求三件事情,一是知识,二是友谊,三是爱情。说实话,三者我多多少少都经历过,只是感觉略为淡薄,好似喝一壶掺了凉白开的葡萄酒,酸而无味,喝完之后苦涩涌上心头。

多年以后我要对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说,咱不要什么成功,不要成为性格孤僻的人,不要胸有大志,咱们要爱生活,爱周边的人,在乎他们的感受,和他们成为真正的好朋友,聆听这个世界带给你什么,而不要尝试去改变它,我们不要变成偏执狂,不要像你们的爸爸一样。人生不是好游戏。你们的爸爸总有一天会死去,被改变的东西在某一天某个时代被另外一个偏执狂改变了回来,这一切毫无意义是不是?我们的社会运行起来就像一个三体世界,噢你不知道什么是三体世界吗?那是一个遥远的星球,远到无法想象,上边住了一群怪人,可以一会变成腊肉,一会变成水灵灵的马里山,你们可能没听过马里山,在你们那个时代啊,可能不流行这种美学了……

给学弟学妹的建议之一:定位真的有那么重要?没错儿。

定位

在一个媒体资源泛滥的社会里,营销自己更需要精准定位。

当我在周五半价日尽情享受星巴克的时候,支付宝副总裁鲁肃打来电话,这是决定我是否能留在支付宝的一次电话面试,伯颜和鲁肃在电话那头,我在电话这头,我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而奔波,我又是为了什么而奔波,竟然一时语塞。鲁肃问我,你觉得在支付宝实习这半年,学到让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后来的某一天,我打开skype,豆瓣的张克军老师在互联网那头给我发来一个对话邀请,我们聊了半个小时,期间kejun也问道这个问题,你觉得在实习期间学到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在华工中心城酒店的某个房间,我和腾讯微信产品团队的前端面试官聊天,我问他我为什么会被分到广州研发中心,他笑了笑说你卷子分数不错,我瞄了一眼,73分,去年报腾讯实习生俨然也是这个分数,在技术上我似乎毫无长进。那次面试之后,我把这个问题记到“大牛是我的目标”这个小记事本里,扪心自问了一次:“这半年来,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kejun老师写了一篇博文《近期面试感受》,大概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很感谢kejun前辈重视曾经面试过的求职者,特别整理了一下我们的职业规划误区,以儆效尤。不得不说老前辈看人很准,kejun老师曾问我:“为何不考虑往设计师方向发展?”,这也是一直横在我面前的一道坎。

回顾我当时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想,就算今天让我重新面试一次,我还是会坚定地认为,在这半年来,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定位”。

这是一项看起来毫无实际用处的技能,相比起来,更多人注重专业化的素养,技术指标,对大规模数据请求的处理能力,编程技巧,解决bug的思路等等。我曾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在技术领域,普遍的来看,互联网公司更需要的是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技术专才,还是能解决普遍问题的思维专才,这似乎是一个不言自明的问题。天使湾创投曾资助过一些创业团队,我和其中一个团队的某个成员沟通过资本对项目的投资重点,在中国的投资者看来,花钱塑造具有快速开发能力的靠谱团队才是正经事,以至于在天使湾创投的第一期聚变计划中,一些团队甚至三番五次变更项目创意:“在中国,想法本身不值钱”。

暂且不讨论创业团队的人员分工,大型互联网公司实际上会将创意,想法,产品原型,视觉,技术实现分成很多互相协作的部门来实现。这种想法是好的,每个产品走过一个流水线,提创意的人有想法,设计界面的人有美感,实现程序的人有技术。快速迭代没难度,产品做的不到位没关系,我们可以搜集用户反馈,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改。可惜,唯独缺少一种超越职权的控制力,凑出来的东西也不是不能用,似乎却找不着重点。

定位是这样一种技能,快速找到自己在做的是什么,而什么是更为重要的,什么是没人在做的,什么是需要有所建树的。我不反感流水线式的岗位设计,但优秀的交互,视觉,前端,开发堆在一起并不一定能做出优秀的产品。产品的设计过程更多是交叉运行,穿插着沟通,反馈与激烈的争辩,换句话说,我更喜欢QQ邮箱团队的产品设计风格,如果前端收到一个需求,而我们认为这个需求并不应该加上,有所违背这个产品设计的重点,我们就有权力决定不加。

如果我们将这种工作流程称为“可议价式”工作流程,相对而言的传统流程则是“执行式”流程。前者参与积极性大,效率低,而后者打击员工积极性,生产效率高,可以说各有利弊。抽离出工作流程这个场景来说,定位其实是一种普遍技能,或者我们可以说它是一种执行问题的思维方式。这种方式并不适合所有人和所有工作场景,但起码它是值得借鉴的。

给学弟学妹的建议之二:商业模式是什么?橡皮筋。

同样的皮筋,不同的力度,我们得到一组形态各异的结果

两年前我在珠海学管理学,老师开口就是一句:“你们以后出去就是管理者,学工商管理的以后去企业,学旅游管理的以后去酒店,学行政管理的以后去政府部门”,如果这话是一个教大四学生的讲师说出来的,我们可能一口凉白开就喷到讲台上去了。

有种说法叫“人文科学”,其实人文才不是科学,人文比科学复杂多了,比如这个情况下,就不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后从事什么工作,在许多情况下和学的专业毫无关系。比如现在年轻人讲究创业,在暨南大学这种重商科的学校创业和创新一样都是热门词汇,每年与此相关的比赛数不胜数。我曾在创业实验室的橱窗里看过一本“商业计划书”,厚的可以用来供老式柴火灶熬一大锅粥,实际上的情况大概是这样,我们对商业计划书条条是道,句句在理,但当真正创业的时候,都傻眼了。

现在互联网发达,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和金融是吸金的行业,以为我去了支付宝就不拿月薪转而拿年薪了。商业模式也是个热门的词汇,比如我们说团购是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大家哄然而上,仿佛不怕苍蝇太多屎太少,不过总有些倒霉苍蝇不是饿死了就是撑死了,近些日子团购模式遭到质疑,资金链吃紧,多家企业面临兼并或者收购,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家只是摆摆手散了,仿佛互联网就是吹过的一阵风,什么SNS,到LBS,又到O2O(online 2 offline模式),再到SoLoMo此类等等,我真想大声疾呼这些词语发明者不要再诱惑无知小正太们,其实世界从未变化过,所有模式都是橡皮筋,变化全在把握的那个力度

互联网是浮躁的,google reader上的信息可能我们一辈子都读不完,互联网的潮流比时尚潮流来的还快,去的还早。在此奉劝参加创业比赛或者策划比赛的同学,有时间赶着写各种计划书给简历内容充数,不如好好静下心回顾回顾咱们学到的老本行。

管理是一门艺术,不是技能。用心体会。尝试去爱。

给学弟学妹的建议之三:不要试图远离政治,永远不要。

站在不同的立场,分配到的资源和利益也不同。在战斗到死之前,弄清楚为谁而战斗。

我是一个学政治学和行政学专业出身的大四老饼。实际上,学我们这行的人在找工作时永远没有优势,在中国,政治是一个被束之高阁的玩物,少数人可以肆意妄为玩弄她,大部分人则只有心里意淫的份儿——甚至,这种意淫转化成手淫都非常困难——所以我们这代人没有政治细胞是正常的,政治基因在上一代就被憋死了。

虽然在中国,政治是一种玩物,但千万别试图远离她,我们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受到这种玩物的影响,这是无可否认的。高中的时候我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社团,当时我在学校肆意张贴具有讽刺意味的海报,海报头版引用了毛泽东少年时说过的一句话(未曾考证):“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大概意思就是说我想找一帮朋友,看能不能有时间的时候聊聊天,谈谈心,关心关心国家大事。当时我非常理想主义,因为我觉得这没什么呀,一个读书会,能招来什么风言风语?

这个读书会在我大一的时候停办了,原因之一就是珠海校区的警察先生通过学院老师找到了我,百般教导我做一个好孩子,其中他说的一句话我如今余音绕梁:“你说你做什么不好,偏要做对学校不利的事情?”

回顾我这段经历,政治环境对一个人的言行举止的监听程度和深度很多时候我们是不了解的。政治行为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影响我们的决策,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击碎或焕发我们的理想,迫使我们改变,适应政治文化和政治环境。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做出合适的决策,与其说需要一种顽冥不化的固执,不如说需要一种因势而变的巧劲。政治对于经济行为和人生规划的影响,作为大四老饼的我应该多少有些发言权,许多同学准备考公务员,公务员本身是没有什么过错的,只是有幸考上公务员之后,这些同学有没有什么道德风险就不得而知了。

就算不考公务员,许多同学工作之后,还是会面临应酬,人际关系,沟通之类的问题。我还记得白锐老师在《政治学》一课中如此定义这门学科:“政治学是研究人和人之间关系,或者人和群体之间关系的学科”,其实说到底,关系有什么可研究的呢?关系的本质是利益矛盾以及由此带来的冲突,小到大家为了选班长贿赂同学,不同部门之间相互扯皮推卸事故责任,钉子户和开发商为征地迟迟谈不拢,大到国家施行何种制度,代表何种群体,制定何种法规。说的远了,对于管理者来说,协调下属员工之间的关系更是相当重要的一个环节。

不要试图远离政治,道德赋予我们善恶,政治赋予我们立场。在暗流涌动的社会立足脚跟,技能不比立场重要。

  1. 真囧。。。原来要登录才能留言什么的。。。浪费了我在看过你那篇文章以后留下的数百字码。。。我认真地看了每一个字感觉真的很有你的风格~说什么呢,人是要停下来思考,但是更多时候想得越多不是越明白而是越糊涂,越难过~不过还好你不是~BTW你上篇写的特殊饥饿我感同身受~还有小时候在乡下跟外婆在仲夏的时候去菜地浇水的情节因你的文字被勾起,被回忆,于是今天我心情大好,宁静的似乎回到了当时那个小女孩玩水,老婆婆浇地,知了嘶鸣的正午。。。~

    [回复]

    Guo Yu 回复:

    @千慧的世界只有辩论和审计, 哈哈,你居然码了那么多字~下次留言记得打底稿什么的 =w=

    [回复]

  2. 做为一个刚刚接触web方面(前端)的大二学生,感觉自己很幸运看到你的这篇博文。写得很不错!定位,商业模式,政治离我们那么近却又让人难以把握!谢谢你!这是我第四次进入你的博客,很喜欢这种设计风格,却苦于自己的ps方面水平十分的匮乏。。。

    [回复]

    Guo Yu 回复:

    @-疯_疯-, 感谢你关注我写的东西~其实你看下我源码,用到的图片也很少的。不过,ps技巧学起来也不费劲。前端这几年和未来几年都处于很缺人才的就业市场,如果你喜欢这份职业,往这个方向走是不错的选择。

    [回复]

  3. 终于想起要来翻翻你的 blog 了,“我们对商业计划书条条是道,句句在理,但当真正创业的时候,都傻眼了”——这个深有体会。

    突然又想起图灵社的事情,第一次听说时还以为是个计算机爱好者的社团(因为首先联想到的是Alan Turing),被贾捷阳忽悠去参加你们的聚会(还有一张什么观察员证呢 =。=),当时说要帮你们做个网站什么的,最后也没做成(所以你才自学 Web 开发的么 ><)……

    话说可以让图灵社以 mailing list 的形式重生嘛~在 Google Groups 里建个组就行了。

    [回复]

  4. 你说想起[图灵社]的事情,社团网站的域名还留着,一直在续费。只是好像被墙了(似乎和大一被学校警察找到那件事情有关)。我确实是因为图灵社网站才自学web开发并走上这条路的,这和我高中失恋也有直接的关系。其实社团的形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问题是我尝试聚集起高中那样的一帮人,但现在和以前相比,并没有那么容易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