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mal ist keinmal

天堂和地狱——真实的硅谷

天堂和地狱——真实的硅谷

译自:the-real-silicon-valley “真实的硅谷从来不会像星光大道一般被搬上电视银幕,对于娱乐主义色彩浓重的电视节目来说,真实的硅谷显得太沉重。我亲眼见证过两个极端的硅谷传奇:其中一个赚的钵盆满盈,另一个则企图自杀。” ———— Dustin Curtis 天堂与地狱的围城 写...(阅读全文)

有缘人会再相逢

有缘人会再相逢

四年爱恨,定格只此一瞬,世事酸甜苦辣,尚未能尽尝。不敢料想诸位的人生,十年之后如何,二十年之后又如何? 初三离别赠言时,班里的女孩子们特别喜欢各式各样的同学录,我虽然并不是个讨人厌的孩子,却对这种东西反感的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只为当初喜欢的那个女孩...(阅读全文)

老马家的拉面店

老马家的拉面店

赶路的小伙你慢些走 老马会做拉面,和大部分在广州开拉面馆的老师傅一样,拉的一手好面。至于老马为什么不开一家叫做“正宗兰州拉面”的铺子,不知道是因为他并非来自兰州,还是那样的叫法看起来没有老马家的特色,除此之外,老马说的方言我永远听不明白,利索、流畅、吐...(阅读全文)

五分钱的距离

五分钱的距离

你的思想将浴火重生 五月将至,暴雨临盆入注。纵使雨水是良好的洗涤剂,再大的暴雨洗脱不去神州大地的罪恶,“空怅惘,数不尽的冤魂嗟叹。” 你出生在不完美的国家,在一个有人会指着你的鼻子骂:“这世界上从没有什么完美的国家,你也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有什么权力指责...(阅读全文)

走向庸俗

走向庸俗

世上已无王小波 我尚年少时,喜欢翻箱倒柜寻找皮筋和毛毯,把自己打扮成披着斗篷和头巾的阿拉伯王子,趴在用毛毯和椅子搭建的“行军帐篷”里,匍匐着观察小小世界之外的风吹草动。等我再长大一些,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探索更广阔的世界,好奇心占据了我身体的全部,提供充沛...(阅读全文)

彼时年少之回忆

彼时年少之回忆

《读书》几乎是我人生黄金时代的唯一记忆 清明将至,南方却开始回暖,几个疲惫而带着浓浓困意伸懒腰的少年走在空旷的操场上,在抱怨不合时宜的体育课惊扰了春梦。好梦易醒,山风吹走瞌睡,校道两旁的草树换上新芽,四季迭代仿佛在一时之中,过了四月,一年方才开始。 ...(阅读全文)

满足、创造、改变。

满足、创造、改变。

在微博上查询商品很方便 :@隔壁买 #输入商品名# 如#啤酒# 我和头哥、刘劲初次见面是在暨大本部小西门的“口福居”。这是一个39元可以点3个炒菜的小饭馆,小西门的餐饮市场竞争激烈,以至于这家饭馆菜单上写的是渔悦酒家,照片上挂的是口福居,纸巾上印的却是另外一个名...(阅读全文)

夜行记 [骑行日记 广州-珠海]

夜行记 [骑行日记 广州-珠海]

借道G105夜行珠海 上周六晚12点,我从广州暨大出发去珠海,一路途径广州番禺,佛山顺德与中山市至珠海,全程约125公里,次日早10点抵达暨大珠海校区。 深夜骑行是个怪主意,一路上也并未见有同行者,似乎连货运卡车都少的可怜,路途经过之处,所见最多的是三三两两聚集...(阅读全文)

白云山下有人家 [骑行日记 广州]

白云山下有人家 [骑行日记 广州]

白云山南门;白云山不是清净之地,不免让人怀念起杭州 今天下午计划从暨大骑行到白云山,实际上是白云山南门。路途借道瘦狗岭和广园南路,一路车多人杂,实在不是骑行的好路线。白云山下不但有人家,还有数不清的生意人,尤其广园东路到横枝岗路,非洲兄弟非常之多,有...(阅读全文)

中大糖水好吃又便宜 [骑行日记 第一站:广州]

中大糖水好吃又便宜 [骑行日记 第一站:广州]

我的第一辆山地车美利达勇士650 昨天买了一辆入门山地车 Merida warrior 650,正式开始业余的骑行生涯。骑车的好处不必对说,对身在IT行业的码农来说更是锻炼的好途径,去年在支付宝实习半年,初步能体会到一天十个小时对着电脑身体上的诸多不适,对我来说,锻炼还是非...(阅读全文)